报名咨询热线:020 82306856

地 址:中国 广东 广州市 天河区东圃吉山工业园7号

利来电游f1

您的位置: > 利来电游f1 >

水珠不断顺着头发流下

时间:2020-07-24编辑: admin 点击率:

  但是4月19日正赛当天晚上,记者却陆续接到大学生的投诉电话:“我们被忽悠了!”“下这么大雨,我们被拉到上海,却什么都没看到,又被拉回来了!”

  第一个给记者打电话的是中国计量学院的赵卿(化名),她是亲历者之一,向记者讲述了全过程:

  “这张广告海报是杭州九阳旅行社贴出的。紧挨主看台的H副看台,原价1980元,九阳卖给我们280元,还有专车接送,省去了路上的烦恼。我们很多同学都去了,预交了60到100元不等的押金。不过并没有拿到票,是一张由旅行社的校园代理开出的收据。”

  “按照旅行社的通知,4月19日上午7点多,下沙的一百多名学生到浙江财经学院正门集合。一辆大巴很快坐满了,却迟迟不发车。我看到两名拿着名单的组织人员和几个导游在路边商量着什么,有同学去问什么时候走,他们说:那边还没协调好。”

  “上午近10点,大巴终于启动驶向上海国际赛车场。上车后导游开始收钱,并收取了大家的学生证。”

  “中午12点左右,我们抵达上海国际赛车场。但却被告知不能下车,有专人会来检查,再发给你们一个进门的手环,没有门票。当即有同学就问为什么,一位穿米黄外套的组织方人员笑笑对同学们说:没有门票,你们就是那个临界点。”

  “过了一会儿,有几名赛场的安保人员开始上车核对同学们的身份,却被导游拉到一旁,有些尴尬地解释了什么。之后导游和组织人员不知所踪,只留下司机。下午1点40分左右,导游终于露面,却告诉大家出了点问题,手续正在办。此时停车场旁边的入口已经有大队的车迷戴着帽子,拿着国旗开始入场。”

  “下午2点20分左右,距比赛开始仅仅剩下40分钟了,赛场内前奏的音乐已经响起,这时米黄外套回来终于告诉大家,由于此次用的是赛车场发给上海市中学生的团体票,大学生不能入场,所以今天可能没戏了。此时九阳旅行社的洪经理看起来也焦头烂额,他没有打伞,站在大雨里,水珠不断顺着头发流下。”

  陆续打电话来的同学证实了赵卿的说法。并且上当的不止杭州学生,还包括复旦大学等上百名上海学生。浙江财经学院大二女生陈婷(化名)和夏娜(化名)说,她们昨天早上在B1终点站上车,但是上车之后,旅行社的人说几个学生长得太成熟或者打扮得太成熟了,不太好装高中生,一定要他们下车。到九点钟,组织方一位经理才说,先到上海再说,实在不行再想办法。

  大二男生林超(化名)也是看了贴在寝室楼道里的广告才去买票的。他已经看了两年F1比赛了,本来打算自己买1980元的票。“事情被揭露后,组织方有人还怪我们不会掩饰,我们又不知道,之前又没有跟我们说要装高中生。”

  比赛开始后,赛车经过时震耳欲聋的引擎声使学生更为焦虑。很多学生“奋不顾身”冲入大雨中找“黄牛”买票。突然增加的客源令“黄牛”们兴奋不已,票价一路飞涨,主看台票从350涨到1000,连草地票(没有座位)都已涨到200一张。有两位大学生在黄牛处以100元一张的价格买了一个手环,却依然被拒绝入内。主看台B区的一位安保人员解释道:“手环是H区发给上海中学生专用的,要有领队老师的证明并且要检查学生证才能进去,其他的入口必须出示门票。”

  此外,林超说,虽然没有官方的消息,但大家都在盛传,真正的上海中学生票,事实上只要20元,根本不需要280元。他们推断,旅行社很可能知道内情,并正想假借这一擦边球,让大学生伪装成中学生入场,以赚取其中的差价。

  张维影:“对不起,一,本公司对F1没有代理权;二,特惠票价我不清楚。宋杰不是我们公司的员工,签合同之事我昨天刚知道,合同章还是他私人刻的,我也在找他。太过分了。”

  下午,记者终于拨通了张维影的电话。张维影再度否认此事:“九阳组织大学生来看F1赛事,我一点不知情。”“宋杰不是我们公司员工。公章是他私刻的,因为我们公司公章一直在我手里”。她说之前洪经理的确找过她商谈想合作做F1赛事的生意,“但最后没有谈妥,也就不了了之了。”

  但她确认宗晴是她的私人朋友,并且一直从事国际汽车城F1票务销售工作。她透露以前她的确帮朋友买过F1的门票,“但最多也就八九折。”

  要说清此事,关键人物在宋杰和宗晴,可昨天傍晚,记者拨打两人的电话,都无法接通。洪经理说,他们的电话从事发当天晚上就无法接通了。

  洪经理说,这次活动他们是与上海协通旅行社签定合同的,由上海方面负责门票事宜,他们负责在杭州组织客源。“合同书上明确写明我们组织的观赛人员为大一至大四学生。我也是到上海以后才知道他们搞的是中学生票。”他说之前他把每一辆车的车号、学生数都发给上海方联系人宋杰,“我以为只要我们把车号报给赛场就可以进去了。”

  随后,记者看到了这份两家旅行社签定的“2009F1观赛活动”代理合同书,的确写明观赛人员为大学在校学生。合同第四条明确:“甲方(上海协通旅行社)在杭州高校市场独家授权给乙方;甲方确保看台席位为副看台H;乙方保证组织客人通过甲方负责人宋杰进场。”

  此外,记者看到合同第二条写名甲方与乙方的结算价格为80元/人,即这是上海方给杭州旅行社的票价。而H看台原票价1980元,九阳旅行社卖给学生的为280元一张票。洪经理说,摊上来回路费等,大约成本价也就每个人一百七八十元左右。他正是看中这其中的差价了,才决定做一手。

  记者问:“1980元的票价,80元就可以拿到。这么低的票价,你之前没有怀疑其来源吗?”

  洪经理说,“他们一直在做F1票务,我想应该没问题。我还亲自去过上海协通公司。”

  合同最下方,盖的是上海协通旅行社有限公司的公章,签署名“宋杰”。洪经理说,宋杰就是上海方的主要联系人。“还有一位叫宗晴,一位叫张维影,张是上海协通旅行社的老总。”

  昨天下午,记者又查到F1赛事管理方——上海久事国际赛事管理有限公司向其询问此事。其办公室工作人员答复记者:上海协通旅行社不是F1赛事的合作单位,与票务无关;其次,H看台没有80元的票;F1赛事的确有一批针对上海中学生的观赛票,但只通过上海教委等特殊渠道发放和组织观看(具体票价未涉及)。

  警察最终核实,洪经理本人身份属实,“但是旅行社到底是不是真的,警察还没查出来。”洪经理自己说,他有在旅游行业9年的工作经历,九阳旅行社则去年才刚刚开办。

  他说,不管宋杰是什么人,但合同上有协通的公章,他将通过法律途径,向上海协通旅行社追偿。

  究竟两家旅行社之前有什么样的协议?宋杰有何胆量可以承接这担生意?其中有何内幕?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。5月小长假将近,正值旅游旺季,如果你在旅游过程中也曾有过不平事,不爽的经历,甚至遇上旅行社“黑洞”,也欢迎拨打本报热线爆料。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电话:0543-89562300

传真: 0543-89562300

地址:湖南省长沙市财富路156号

Email:zhangsan5566@163.com

公司主页:http://www.k8.com

联 系 人:赵 先生

Copyright 2017 利来w66ag旗舰厅 All Rights Reserved